中新网北京8月16日电 (记者 高凯)著名作家王松新作《烟火》的故事是从天津老城的北门外一个叫“侯家后”的胡同开始的。

  天津的民俗,风俗,市井文化,各色小人物,在历史风云翻卷的背景下,如一幅长长的图卷徐徐展开:从拉车的伙计、做小买卖的和手艺人(狗不理包子、拔火罐的、卖鸡毛掸子的、卖鞋帽的、打帘子的、卖神符的等等),到外国殖民者、买办;从革命党、地下党,到汉奸、地痞流氓等等。

  日前,在《烟火》的读者见面会上,上海作家协会副主席、作家孙甘露表示,《烟火》写了市民的生活方方面面,非常有“烟火”气,文字背后是深沉的世界观,是饱含了对普通人的悲悯。

  《烟火》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,小说渗透着浓郁的天津文化,尤其是天津特有的曲艺文化。

  王松表示,自己将写相声的经验引入到小说中,但又不是那种掉书袋式的,将相声的语言表面化地插入到小说语言中,而是将其融入人物的生活状态和口语化的叙事之中。

  《烟火》中尽管写尽乱世中平民的苦难,但读来却生动有趣,展现了天津人的独特表达的方式和生存智慧。著名评论家程德培在现场说,书中写了很多行当、很多人,不是“写出来的,是说出来的”对于回顾我们的记忆,回顾我们过去的生活是非常有意义,小说的创作观念很新。

  王松直言,“我在写这部小说的过程中,随着‘穿越’回过去的一百多年,在北门外的侯家后一带穿大街钻胡同,和曾经的这些人一起生活,我渐渐发现,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城市,也喜欢弥漫在这个城市街巷里那种特有的烟火气。”

  “可以这样说,无论是哪儿的人,每一个人,不管他嘴上怎么说,其实都热爱生活。也正因为热爱生活,所以才会怀揣各自的梦想,充满向往地去拼命活着。但我要说,就热爱生活而言,天津人还要加一个更字。天津人的性格,也如同这座城市的文化,说起来可能有很多种说法,但这些说法放到一起就如同一个拼图,拼出来的,就是天津人这种热爱生活的性格。也正因为热爱生活,所以才具有了这样和那样的诸多方面的脾气秉性。”王松说。(完)

【编辑:苏亦瑜】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